米格抖音培训网-百科问答 > 短视频初变阵:视频短剧粉墨登场!

短视频初变阵:视频短剧粉墨登场!

发布日期:2019-09-05 20:11来源:米格抖音培训网我来投稿

  自从快手定下年底3亿DAU的目标以后,近段时间动作不断,俨然进入高戒备的斗争状态。

  7月份先发布对标探探的陌生人社交产品“欢脱”,后更名“喜翻”;然后又推出笑番视频,主打搞笑短视频内容社区;近日,由快手小剧场板块演化的独立APP追鸭也悄无声息的上线了。从应用界面看,追鸭的界面出奇地简单,可能是因为来源于快手的短剧数量不够丰富。除首页大图推荐与热搜榜单外,应用对现有的短剧内容也做了简单分类,如恋爱、校园、霸道总裁等。

短视频初变阵:视频短剧粉墨登场!

  可以看出整个应用的流量还处于萌芽状态,在首页热度榜排名第一名的《灰姑娘》,在快手端播放高达971.6万,而在追鸭端播放仅为2863次,评论数只有寥寥的10个。

  而目前的存量短剧均来自快手端,这意味着,与其说目前的追鸭是独立的短剧APP,不如说它仍是快手小剧场的“备忘录”。

  1、短视频后流量时代的现状

  自短视频崛起以来,短视频对长视频形成明显的虹吸效应。尤其抖音、快手对视频后期剪辑门槛做了亲民化的处理,使视频创作真正进入全民化时代。“非技术青年”们得以绕开复杂的“PR”、“AE”,从而用手机便能处理一份像模像样的短视频。

  市场正经历变革,同新闻资讯市场的纸媒向网媒低头一样,传统长视频仅守住了深度内容,其余市场均在短视频的冲击下七零八落

  在12年左右,国内的游戏主播还热衷于录制30到60分钟的完整复盘,到16年之后,大多数人都在剪辑时长不超过一分钟的精彩集锦,其它传统体育视频亦如是。

  这是信息量暴增的变革时代,短视频从用户群体、制作群体、内容丰富性以及传播速度等领域全面超车。

  在这里,大量速成的、缺乏有效创意的作品混杂在内容生态中,它们和其它内容一道,被用户迅速地获取,淘汰,获取,淘汰 ……

  这正是短视频的典型弊端,数目庞大的内容生产者多以“玩票”为主,他们对热门歌舞等题材的狂热追逐,使整个短视频平台呈现严重的内容同质化。

  这种UGC平台扩张后几乎不可避免的积弊开始蔓延到头部KOL身上:papi酱、刘二豆、手工耿各自依仗创意优势走红后,在全网形成了铺天盖地的跟风潮。当人均带着一副毒舌的“papi酱们”浩浩荡荡开赴市场时,papi酱本尊的热度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走衰。

短视频初变阵:视频短剧粉墨登场!

  像海啸前的巨浪预警那样,短视频平静的外表下,存在崩溃的风险。

  平台和头部玩家需要一道清晰的警戒线。它需要一定的技术门槛,以隔绝大多数的玩票人士;它需要打造人设的能力,让KOL不被内容同质化的大潮卷走;它需要更高的时长以承载尽可能多的内容量,去抵消短视频“食之无味”的单薄感;最重要是,它应该为短视频提供全新模式,让用户的审美疲劳至少迟一些到来。

  2、短剧的发展史

  追鸭的起源,是快手于4月10日推出的“快手小剧场”。如果向更远处回溯,则要谈到曾经火爆一时的网络短剧。

  2012—2013年,搜狐与优酷凭借作品《屌丝男士》与《万万没想到》,两度引爆了网络短剧市场。但在当时的环境下,网络短剧的盈利模式极不稳定,大多内容缺少回报,只有少数作品通过广告与电商引流维持运营,而头部IP只有登录院线才能完成大规模的变现。

短视频初变阵:视频短剧粉墨登场!

  因此,在短剧试水成功后,两部作品的主创:叫兽易小星与大鹏纷纷转型电影制作。此后数年,网络短剧失去领军人,一度陷入沉寂。

  直到2018年,短视频赛道的迅速崛起,才让网络短剧再度复活。爱奇艺首次推出针对移动端的竖屏短喜剧《生活对我下手了》,上线当天热度就跃升至爱奇艺剧集榜第四位。作品最终收获豆瓣7.0的评分,累计播放超过2.7亿人次。

短视频初变阵:视频短剧粉墨登场!

  短剧的潜力渐渐浮现,优酷、腾讯视频、抖音、快手等平台相继对短剧赛道进行跟进,蓝海迅速转红。

  从供给端看,网络短剧的供应商相当充足:一方面,部分长视频公司受制于新开项目缺乏,更愿意切入短剧赛道,以低成本弥补观众的“空窗期”。另一方面,主要平台的短剧质量门槛均不高,一些活跃用户对参与短剧制作兴趣颇高。

  对于经营非互动表演类内容为主的KOL而言,拍摄带有剧情的网络短剧,不仅成本低廉,而且是打造人设,提高粉丝粘性的良好机遇。有美食KOL直接玩起“前半段短剧,后半段做菜”的内容模式,并取得一定成功。

  3、专业制导,降维打击

  翻遍追鸭,最明显的印象是,PGC与UGC两种模式的内容质量差距被毫无保留地展露出来

  不同于传统快手的“镜头怼脸”和“一镜到底”模式,追鸭的短剧普遍注重拍摄效果。即便是一个普通夫妻吵架情节的短剧,其开场也是一组由环境到人物的摇镜头,其背后无疑是作者对成品质量的考量。

  而由专业影视团队制作的短剧,质量就更有保证。追鸭上有一部移植于快手的喜剧短剧《新白胖子传奇》,制作方由国内著名喜剧编剧束焕牵头。该剧第一集便在短短30秒的时间内使用了九组分镜,前八组均为女性化的穿衣、梳头、打扮等行为的叙述,最后一组才抖出包袱:梳妆打扮的人缓缓转身,竟是身穿女装的岳云鹏。

  由于质量出色,《新白胖子传奇》第一季总播放量已破1.8亿次,单集评论突破万次。

  在短剧《被困天台》中,作者用“日记体”虚构出一段晾衣过程中被困在天台上无法脱离的剧情,并由此衍生出堪比电影的情节走势,这显然超出了传统短视频所能提供的信息量。

短视频初变阵:视频短剧粉墨登场!

  在PGC模式的推进下,专业作品占据了绝大多数平台的流量与推荐资源 。一旦更多专注影视制作的公司确认了短剧市场的巨大潜力,网络短剧市场将展示更加惊人的爆发力。

  4、短剧市场的利润点到底在何方

  作为长网剧的浓缩版,短剧继承了高用户粘性与节奏明快的优势,前途不可限量。

  第一代网剧《万万没想到》中,作者使用片尾自制广告的方式获取收入,而最终还是转投利润更加丰厚的大电影市场。此后的历代网剧,或多或少都面临收入不佳的困扰。

  今年5月,爱奇艺拿出一份《剧情短视频付费分账合作说明》,根据该说明,4-10分钟有剧情在30集以上的竖屏短剧将有机会享受爱奇艺方面最高七三开的分成政策,内容生产方拿七成,爱奇艺拿三成,以平台政策的形式扶持短剧发展。

  目前,网络短剧整体处于发展期,优爱腾快抖等网剧大户尚未在行业中分出先后。而一旦入驻的专业影视团队将蛋糕做大,网络短剧极有可能引入长网剧的会员付费制。

  在剧集中软性植入品牌也是一个常用的方式,不同于以往在结尾展现广告,在剧情中做植入是一种强曝光的模式,能让用户的记忆更加深刻,也更能吸引品牌方的投放热情。为了不对用户产生较大困扰,需要创作者设计更巧妙的植入环节。

  视频短剧无疑是个很有前景的领域,它很容易形成属于自己的竞争壁垒,打造出个人IP,并为此收获相当可观的收益。相比于长视频影视内容制作的繁复、高成本、长周期,视频短剧的门槛又相对降了一大截。

  2019,短视频的内涵也在不断的发生着新的变化,从年初的vlog热潮到长视频的逐步崛起,最近又涌现出新奇好玩的互动类视频。新的变化也意味着新的机遇,每个新的领域最终都会沉淀出一批代表人物,享受到行业发展的最大红利。

  那么问题来了:这样有意思的赛场,你准备加入吗?

扫一扫关注短视频培训网公众号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本站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的内容, 欢迎发送邮件至 206186987@qq.com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作者:admin

相关文章

01
02
03
04